招远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生物炼金手记 第五十一章 东之界域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2:31 编辑:笔名

生物炼金手记 第五十一章 东之界域

得到了小黑,吴忧的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虽然还没试过小黑的战斗力,但是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用来自保足够了。

而且,刚刚晚饭时的那一幕。

想到这里,吴忧下意识的握了握左右的拳头,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是因为系统升级?还是说妖神异力!

躺在床上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没有再做抵抗,直接就睡过去了。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就接任务。

晚上6点,张桂花端着一盘水果上楼来,顺便提醒他吃饭。

加鲁鲁趴在吴忧房间外的沙发上,眼睛都没睁开就知道是吴忧老妈。

张桂花打开吴忧的房间门一看,发现自己儿子躺在床上睡着了。

“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这么让人操心。”

轻轻在电脑桌上放下水果盘,然后走到床前替吴忧盖上一点被子。

虽然是夏天,但是空调房里不盖点也容易着凉的。

。。。

清晨6点,吴忧睁开了眼,发现身上盖了点被子。

看了看电脑桌上那盘一块未动的水果和一只加了米饭和很多蔬菜鸡肉的大海碗,应该是自己老妈来过了。

看了看床头的时钟,发现已经早上了,睡了整整十几个小时。

现在醒来后整个人精神好得不得了,因为使用妖神异力过度导致的细微昏沉感完全消失了。

掀开被子,刷牙洗漱后,来到床前整理装备。

等一切就绪之后也不嫌弃冷饭冷菜,直接就着水果一起解决干净。

最后换上冲锋衣和登山涉水鞋,背上双肩包。

打开系统。

是否接取任务:四方界域(一)

确认接取。

然后万兽山地图自动浮现。

一张三维实景的巨大地图出现在意识中,之前探索过的地方都是可视状态。

而在大片迷雾边缘处的四条不规则边界之中,其中右一条边界正散发着朦胧的光,那一条边界之后的地图已经可以拖动了。

但面积似乎比万兽山还要巨大。

在那朦胧的边界处,正有一个光点在闪烁。

吴忧发现这个光点是可以传送的。

这让他微微松了口气。

本来还担心要从已探索区域穿过不知多远的距离才能到达边界。

以万兽山目前的迷雾面积和自己探明的芝麻绿豆大小的可视部分,这个时间估计长到难以接受。

现在看来可以直接传送到边界附近了。

选定光点位置。

黑光一闪,吴忧消失在了房间里。

。。。

刷的一下。

吴忧出现在一块石头上,头顶是满天的星空,周围是寂静的荒野。

这还是吴忧第一次直接进万兽山就是晚上的。

召唤的小黑在黑色流光中出现。

紧了紧手中的剑,砍刀却塞在包里,没办法,谁让剑长呢,比砍刀有安全感。

带着小黑向前方不远处的边界走去。

到了近处后感受非常奇特,像是极光从天上下来变成了围栏,看着变幻不定美丽异常。

伸出手臂去触摸一下。

只感觉冰冰凉凉的像是没什么压力的水流。

也没有多做犹豫,吴忧直接带着小黑一起跨进了边界之光。

。。。

一阵轻微的失重过后,吴忧直接闪现在一个新地方。

系统提示:你已进入东之界域。

系统的信息很容易理解,但是进入的方式却让吴忧感到一丝不对。

这种传送,不像是跨过某条边界,而更像是从万兽山回到地球现实时的那种感觉。

小黑在一边的地上不时用鼻子四处嗅一下。

吴忧抬起头来看看四周。

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

虽然这里也是夜晚,但却能借着月光清晰看到,视线所及之处全是重重叠叠的大山。

而他正处在一座巍峨山峰的峰顶。

周围根本没有什么万兽山的边界之光了。

就像是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新世界。

这里,就是东之界域吗?

那么要怎样才算站稳脚跟呢?

显然野外生存肯定不算。

。。。

但很快,烦恼的事情就被吴忧暂时抛到了脑后。

眼前的山峰美景实在是太壮阔了。

石牛山根本没法比。

虽然吴忧没登过泰山,但是以目前所处的山峰之险要。

在重峦叠嶂中一览众山小的气概。

其气势是绝对不会次于泰山之巅。

像是想到了什么,打开系统一看,青铜级以上的生物果然还是不能召唤,但是妖神异力的选项居然是亮着的。

明明刚刚在万兽山还不能用。

“哈哈哈哈。。。”吴忧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妖神异力在手,让他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错觉,即便只是白银级生物的部分力量,却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

站在高山之巅,使人心胸豁然开阔,一阵阵强劲但不算猛烈的山风袭来,吹得吴忧的冲锋衣猎猎作响。

此情此景让人忍不住想要放声高歌。

看着手中的精钢龙泉剑,一曲霸王别姬涌上吴忧的心头。

但那首歌需要极强的气势,他不想浪费了这难的山景和兴致。

使用权限:妖神异力。

选择能力媒介:雷霆青蛟敖光。

瞬间,吴忧身上气势一变,一股力拔山兮的自信出现在心头。

而不使用强大的能力单只唱歌的话,对精神的消耗微乎其微。

平复了一下心情,深深得吸了一口气。

望着眼前的巍峨险峰,歌曲张口即来。。。

声音一出口就宛若惊雷。

。。。

“我~~~站在!”

“烈烈风中!”

“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

“望~~~苍天!”

“四方云动!”

“剑在手!”

“问天下谁是英雄!”

。。。

气势极强的歌曲声震四方,惊起夜宿的无数飞鸟。

。。。

天云群山之中,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灰袍老者腋下夹着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

正飞快的在夜色中奔逃。

每一脚落下就向前掠出几米的距离。

但每跨出十几步他必然会咳嗽两声,剧烈的时候甚至能看到点点血沫。

腋下的男孩即使被夹得生疼也一声不发,满脸担忧的看着老者。

突然。

一阵呼啸的破空声传来。

老者脚踩在前方的石头上猛然借力,整个身子连同腋下的孩子一起旋转着向右飞开几米。

“叮叮叮。。。”

三枚钢钉打在刚刚老者前进方向的一块地上的石头上。

3寸钢钉直透入石中两寸。

攀枝花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玉溪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攀枝花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玉溪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